腾讯分分彩组六计划群 > 校园散文 >

多元渗透 点面共促

2018-08-23 15:48

  在美国联邦政府采购中,对绿色采购行动的推动和实施,是通过采购活动中的多项细化措施多点发力来实现的。

  使用强制性采购目录购买绿色产品几乎适用于所有采购方式,包括之前提到的密封招标、竞争性谈判等采购方式。在密封招标或竞争性谈判中,合同官在采购文件中写明只接受目录内(外)的产品。在其余采购方式中,合同官则直接在市场上挑选目录内(外)的产品。

  美国联邦服务总署通过其采购系统给政府机构提供绿色产品和服务,根据14项标准和其他指标识别注册或认证产品,包括联邦政府在能源、回收内容、排放和生物基产品等方面的要求。

  联邦环境执行办公室还建立了绿色产品数据库,作为协助联邦机构采购的工具,它包含环保署、农业部和能源部指定的绿色产品,包括能源之星项目、FEMP项目、水感应项目、再生和生物基含量、替代燃料等,并有相关资源的链接。美国农业部在其生物基保护项目下有一个生物基产品的在线目录,主要聚焦于可再生生物基产品。

  在上述包含有关绿色产品信息的政府数据库中,一些是对公众开放的。环保署已经开发了列明EPP产品和服务类别的数据库,协助合同官和公众进行采购决策。环保署还在其网站列出了别的项目,以替代臭氧消耗物质和水感应项目。

  对于鼓励类的绿色采购法律和行动,允许行政机构根据特定情况实施绿色采购。尽管《合同竞争法》规定,在无法律授权的情况下,不允许行政机构倾向于某些产品或供应商,但却为机构定义自身的采购需求提供了明确的法定授权。

  因此,如果行政机构需要具有特定环境属性的产品,一般都会通过制定相应的采购文件来获得这种产品。采购人规范地表达要求,以形成选择供应商的依据。

  因此对于鼓励类的绿色产品,合同官可以在密封招标和竞争性谈判中,在充分调研市场的基础上,把绿色采购行动中的要求转化为适当的技术规格,使得既能保持一定的竞争性,又将非绿色产品排除在外。

  除采用技术规格外,美国还将环境因素纳入评价指标,对绿色产品实行优惠。受到《合同竞争法》的限制,这种方法只适用于竞争性谈判,因为只有竞争性谈判可以使用多种因素对供应商进行综合评价。

  按照相关法律的授权,评审权力属于合同官。当然,合同官可以征询专家意见。联邦采购条例规定,合同官在必要时可在审计、法律、工程、信息安全以及其他领域要求并考虑专家的意见。尽管专家在法律上没有得到正式授权,但大量案例表明,法院将专家视为合同官的代表。

  因为各成文法中对评标委员会的规定比较粗略,通常只规定人数在3人以上。评标委员会的人数及资格条件由合同官根据项目的具体情况,如技术复杂性、投标人数等情况自行决定。

  合同官只需在竞争性谈判采购文件中说明本次采购将考虑包括环境因素在内的非价格因素,并说明非价格因素与价格因素之间的关系(①前者显著比后者重要;②两者的重要性大致相同;③后者显著比前者重要)即可,不要求在询价书中公开具体的评价因素及其权重。

  当供应商报价后,合同官将商品或服务的环境因素以及价格、供应商以往履约表现、产品或服务质量等一同考虑并作采购决策,这也体现了联邦采购物有所值的目标。在评价时,法律赋予了合同官很大的自由裁量权。通过这样的方式,提升了绿色产品获得联邦采购合同的竞争力。

  哪怕评审工作已经结束,合同官在两种情况下,依旧有机会排除“非绿色”供应商。这两种情形分别是:排除被暂停或禁止进入联邦政府采购系统的供应商;通过履约能力审核,排除特定供应商。

  暂停和禁止:美国联邦采购已经建立了完善的信用体系,在政府采购中,失信的企业或个人将会在一定时间内暂时或永久失去与政府签定合同的资格。

  破坏环境的供应商会被联邦政府的采购系统制裁。如果供应商因违反《清洁空气法》或《清洁水法》被环保署列入制裁名单,行政机构将禁止从这些供应商处采购。合同官在授予合同之前,要通过查询相关数据库,确保供应商不在暂停和禁止目录内。

  这种制裁是强制性的,除非总统认为符合“至高无上的美国利益”并通知国会才可豁免。然而,这种制裁仅适用于其违法行为发生地的业务活动。这意味着,有多处办公地址的供应商不会被所有的联邦采购所排除。

  履约能力审核:根据联邦采购条例,定标的权力与评标一样,都属于合同官。尽管大多数情况下,合同官会充分尊重评标委员会的意见和建议,但在定标前,合同官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这些工作的结果经常会改变评标委员会的结论。

  即便供应商没有出现在暂停或禁止名单上,合同官也依旧可以因为供应商在环境因素上的特定表现而拒绝特定的供应商参加政府采购活动。美国联邦政府采购法律要求采购人在确定中标人之前,对供应商进行履约能力审核,包括供应商是否拥有或有能力获得必要的技能和设施履行合同。在美国联邦政府采购中,履约能力是容易与响应性混淆的概念,前者主要是指投标文件对招标文件的响应情况,以书面的、投标之前的、客观的指标为主;后者是指投标人实际的、目前和今后的实际情况,这里面有主观的判断。当然,两者之间也存在重叠和交叉。检验投标文件的响应性通常由合同官和评标委员会来完成,而检验承包商的履约能力则主要由合同官来完成。

  履行合同的能力包括财务资源、交货能力、设备、人员等。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履约能力”而不是“响应性”要求,这些能力不一定要求在投标时具有,投标人只要让合同官相信其在履行合同时能够获得这些能力即可。

  履行合同的意愿包括坚持不懈的精神及诚信履约情况。这方面的信息来源主要为承包商过去的履约记录。合同官可通过检索联邦采购相关数据库及电话调查以往客户的方式来完成。

  供应商满足政策功能方面的能力,包括保护环境的能力。因为履约能力审核必须依据建最新信息,供应商如果弥补了以前的环境问题,则不能反复以此为由拒绝供应商。合同官在进行履约能力审核时,应依据《清洁空气法》等环境保护相关法律,参考“联邦供应商履约和诚信信息系统”中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