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组六计划群 > 校园散文 >

李健《父亲写的散文诗》背后竟然藏着这个在成都生活了10年的他!

2018-07-28 12:23

  上周六晚,音乐诗人李健自弹自唱一首《父亲写的散文诗》,将父亲对子女的爱与责任,以及子女在察觉岁月流逝父亲已老后的无奈诠释得丝丝入扣,情感演绎也拿捏得刚刚好,让现场所有人都泪湿了眼眶。李健也凭借这首歌夺得当场竞赛的第二名。

  这首《父亲写的散文诗》原唱和作曲是许飞,而作词者则是成都战旗文工团创作室创作员、四川省作协会员董玉方。

  据了解,董玉方是山东人,80后,2002年12月入伍,现居成都。与张千一、王宏伟、零点乐队、金志文、小曾、许飞、阿鲁阿卓等作曲家、音乐人合作,创作了大量歌词作品,其中代表作有许飞的《父亲的散文诗》《慢慢的我》《少年去游荡》,零点乐队《多么爱你》《欲望付出》,金志文《那盏茶》,阿鲁阿卓《格萨尔》等。出版发行诗集《一路锋芒如血》。歌曲《连长》获全国原创歌曲大奖赛创作一等奖。

  3月13日下午,成都晚报记者在草市街旁的一家咖啡馆里见到了董玉方。利落的碎发、简单的休闲装、一双白色运动鞋,今年才30多岁的他直率、爽朗,初见之下与记者想象中的差别很大。“很多人第一次见我都很吃惊,读者看我的作品感觉我像白发苍苍的老者,听我的声音也很老成,不少次参加活动还被当成了‘董老师’的助理。”董玉方用一个轻松的玩笑开始了此次的采访。

  2008年,董玉方从山东老家来到了成都,到现在已经近10年。董玉方告诉记者“他乡即是故乡,这几年我去过很多地方,只有成都会带给我归属感,我想,之后我也会选择定居在成都。”

  突然间,他抛给了记者一个问题,“你们听过关于死亡之谷‘乌蒙铁军’失踪36个小时,生死突围的报道吗?”记者只记得那是一段关于2008年汶川地震中“乌蒙铁军”救援队在一线抢救受灾群众失联的报道。原来,他就是“乌蒙铁军”中的一员。

  “我和四川,和成都的缘分,应该是生死之交,那36个小时,我们经历过数次余震,那时候我们胸前都印着自己的姓名和父母的联系方式,想到过自己也会有生命危险,但身上的军装给我一种莫大的使命感,看着受灾老百姓的眼神,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救人。”

  切身经历了“消失的36小时”,直到去年才有勇气前往德阳抗震救灾博物馆,看到清平大转移的介绍时,瞬间泪奔。

  “方方这个孩子今天不太听话,又哭又闹……”“方方今天在我怀里睡着了……” 初中的时候无意中翻到过父亲的日记,这些话语直到现在都还深深印在董玉方的脑海中。他想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诉记者关于这首歌的创作,却不小心打开了回忆的阀门。“父亲的日记给我的感触很深,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2014年,是董玉方到成都生活的第六年,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提起笔,一字字、一句句把关于父亲日记的情绪化为了纸上可见的汉字。“坏掉的缝纫机,要去找亲戚借钱,诗里都是这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平常。”董玉方说道。

  这首诗一开始是以儿子的视角展开的,后来董玉方的好友歌手许飞找他邀歌,他便把这首诗调整为女性的视角发给了许飞,不到24个小时,许飞将曲子的小样发给了他。谈到他当时的感受,他只用了四个字“情绪崩溃”,他是歌曲《父亲写的散文诗》的第一个听众,那一夜,他流着泪听了一遍又一遍。

  2011年,父亲脑梗塞住院,直到现在都无法开口说话,表达力也严重受损,《父亲写的散文诗》写在父亲生病之后,“给父亲听过很多次,每听一次,他都会流泪。”

  当记者问到在歌手的舞台上赵雷因一首《成都》火了,现在李健演唱的他所创作的歌曲《父亲写的散文诗》又一次火了,他觉得原因何在时?

  他这样说道:“这两首歌都属于民谣,民谣一直以来也是我所喜欢的。中国现代诗歌对民谣的影响很大,没有技巧,没有高高在上,就像是直白的叙述,娓娓道来的亲切感,讲的就是你身边的人和事,不管是哪个年代的人,都会在歌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独特共鸣。”

  采访过程一直都是轻松愉悦的,结束时,董玉方告诉记者:“我有很多喜欢的诗人、词作家,和他们比起来,我最多算是一粒水滴,相比说出来,我只是更喜欢用文字来记录来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

  成都的闲适给了董玉方一个舒适的创作环境,他说:“在这里,创作和阅读都让我感到舒适,创作素材总是来源于生活,我的作品离不开成都对我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