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组六计划群 > 抒情散文 >

有没有凄美一点的散文?

2018-08-26 21:32

  冬去春来,南雁北歌,当春之清韵已悄然过半,我却依然迷失在半池风雪半池情的光影里。几多风雨来去,几多繁花飘零,俗世悲欢里,又几多过往如一场梦幻般,跌落一席惊醒的叹息。岁月匆匆,过往如烟,远去的故事似一抹云翳,轻轻飘散在红尘凄迷的烟波里,留下一缕劫余的长念,却不知如何抛弃,亦难料怎样终结。也说,多情会比无情苦;也说,不如忘记莫再糊涂。从不曾想过,回忆竟是至死方休的吊唁!如果说忘记也可以这般的执着,那些生命中的长憾是否也就不会再次想起……斟一程岁月,慨而饮下,其间沧桑与凉暖,你我各知,又何须多言。时光悠悠,弹指流转,再没有一场反复的历程可以换来旧日无常的过程。

  不过是人间安静的一隅,我便行走在你途经的的水岸。只一番辗转,你已然去远,那些水阔山长的夙愿,便已默默擦肩,如烟花般零碎一地的凄然,让人心酸,痛也缠绵。

  岁月不懂青春的多情,不曾停驻;你不懂我的痴妄,说了声珍重!徒留我满目荒凉,逗留在原地,迷失了归路。

  只是,你再来时,过去万千都已不见,于我安枕而忆时,化为漫天暗影缭绕,化为四海浪涛空鸣。我愿用尽所有柔情,多希望你能出现在我眼前,却只是在你如梦如烟的幻影里任心沉沦而葬,也并未成为梦中幻虚而实的盈盈一握。

  窗外的风影,漾着萧索。心的这边,矜持到难过,只给了你一个空荡荡布满灰尘的角落。突然很寂寞,我该对谁说。风吹雨聚的时光,已听不见你的呼吸,怕想起,那些剪影,总让我落寞的伤心,冰冷的阵痛。

  候鸟的踪迹,已迁徙多次,你的身影,也几度盈虚。往昔的温柔,终成不能解的迷题。颠簸的孤影,前路踽行,若似寒风吹冷霜面,若似落花雨碎凄迷。故事,早已清冷,结局,依然是空等,也许是梦太长,也许我忘了醒。

  曾经,挚爱凋零。喜欢看一朵花、一片枯叶、一场流星雨以及任何事物的飘落,直至到死灰般的寂然。而今,风与落花已不是我的忧伤,那些婉转刻骨的流年心事,凭添更多的也仅仅只是孤单!孤单到寂寞,寂寞到心痛,痛到窒息,痛到泪流不止,痛到苦苦挣扎。

  光阴在走,天色在变,寂寞凭栏凉风晚。梨树下的落英,萧瑟着一脉骨血香沉;晚风中的孤影,彷徨着谁也无法搁浅的怅然。谁遇见一场相逢,颠覆了空间与距离的常识,走过了咫尺与天涯仅在转身间的所有过程。只一番山长水远莫如不相见的话别,便碾碎了所有相思与孤单的缺口,终成浪涛汹涌般发而不可收。

  梨花入泥果为因,绿萍逢水缘作风。萍水之缘,袂分而陌;落雁长空,相顾桥影。放歌一曲,且看碧霄风起云涌,梨花开落无声。若说世间的相遇,最终都会告别;缠绵后的交错,也会继续漂泊。那么,我仍愿再次跌进这场多情的怀抱,以寂寞的姿态,接受最终的流离失所……

  风动梨花白,落英寂寞心;庭前花如雨,残香染悲凉。独自凭栏,凝眸望远,依旧与风为伴,依旧静看天晚。世间所有的相遇,仅仅为了盛大的分离;而所谓的绽放,也不过是为了最美的凋零。风吹花落,花随风飘,只是,寂寞了心。

  是谁在偷听我浅浅的低泣,是谁拨弄着我忧伤的心绪,是谁徘徊在寂寞的午夜里。微风拂过,心头荡起阵阵涟漪。

  望着窗外,恍惚中,看到你从雨中含笑向我走来,眼睛蓄满柔情,牵我的手,在这午夜里一起倚窗听雨……

  风,柔柔的吹过,空气中弥漫着你的气息,就这样静静的伫立在窗前,痴痴的想,傻傻的等。忽然想起你曾说过的话,你说会一直陪着我,永远不离开我。而今,没了你,我也找不到原来的自己。

  想起你,泪水浸满双眼,不觉长叹。任思绪在这雨夜里徘徊,任忧伤的心绪在这午夜里轻舞飞扬,只是终飞不出红尘。好象心海中翻飞的蝴蝶,在心灵上空徘徊、盘旋,却是再怎么飞也飞不出心灵的牢篱,飞不出沧海。

  依稀看见,你牵着我的手,漫步在这雨夜中,任细雨丝丝落下,淋湿双肩,相视一笑,踏珠而行。微风拂过,吹醒我的梦,一地的心碎,伴着我的清泪,融入这茫茫夜色中。

  独自伫立窗前,愣愣的出神,思绪迷茫。耳边忧伤的埙音飘过,打破我的美梦。揉揉双眼,这只是我永远不愿醒的梦。风袭来,我感到些许的寒意,双手抱肩,任一世的清泪纷洒,滴落……

  你已记不起我们相识相知和相惜,记不起曾经说过的话,记不起曾经的誓言。或许苍天捉弄,你我相逢却只能泪洒红尘,空留夜色映我独影。

  很想在这雨夜中,撑把小伞和你漫步雨中,感受细雨的缠绵和爱恋。很想在这雨夜里,看你清逸的脸,在这雨中轻拢我的香肩。很想、很想……

  雨夜中,我只能让灵魂游走于时空遂道,用文字轻轻拨弄心绪,和着唐诗宋词的清韵,一起融入漫漫雨夜。

  千年的等待,千年的相思,终化作虚无,一场空。空留这哀怨的诗行,忧伤的旋律,在这雨夜中徘徊、飘荡……

  也许千年的梦境,冰封了岁月,曾经绽放了千年的梅花,在你我梦中相遇的时候,缤纷落下,花落满肩。蓦然回首,伴着如雪般飘落的梅花,离我越来越远,消失在梦境中……一帘幽梦,奈何太匆匆!

  分开后,常常觉着你还在我身边,常常冲动着拨你的电话,在拨通的刹那,又放下。恍惚中,我又看到了你,似我今夜这般披衣,孤灯映影,独伫窗前,和我一样的清愁。独对寒窗,听雨夜,心亦寂寥淡然。

  爱是否可以轮回,当蝴蝶双飞,花谢凋零,演绎人间凄美的爱恋的时刻,我终于明白,你我再也无法选择。往后的雨夜中,只有我的清影在独舞,只有我的灵魂在哭泣……

  风过,绽放了千年的梅花,伴着有些萧瑟的秋风纷洒红尘,风中起舞。风中,无奈的叹息,又是一季秋落时,不由得喃喃自语。

  这是一个萧瑟的秋,无爱的秋。总是喜欢秋天里,独自伫立,听秋风的呜咽,任心事在风中飞扬,任清愁写在脸上……

  一样的季节,一样的萧瑟。去年也是这个时节,你我彼此相遇,总以为是个偶然,偶然间上天恩赐的缘,于是将这份缘小心的珍藏起,守护着心中这份灿烂。没有海誓山盟,没有甜言蜜语。有的是午夜时,那丝丝的思念。

  想起纳兰性德的那首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你我也无须这般为爱伤神。

  我等不来你的回答,看着你模棱两可的语言,心碎心痛。明白了,你不需要回答我。泪水维护着我那点可怜的自尊。

  窗外,月光一如千年,只是谁也不明白嫦娥的孤寂和清愁。心中积攒了太多太多的忧郁,风过无痕的忧伤纠缠在心中。梅边吹笛的清音,倚窗聆听的禅意,梦里回味。

  也许我是那只等了千年的白狐,千年等待,千年孤单。也许我是聊斋中的梅花仙子,片片飞舞的花瓣是我的心血和泪滴。也许我是山涧中的一株幽兰,白色灵光从心中闪过,我依然孤单,依然忧郁。

  曾问你,为什么我天天守着你,看着你,你不能爱我。你无语,可知,那一刻我心碎,心痛,满眼的忧郁。

  是你把我的骄傲全部粉碎,是你让我全部的希望化为泡影,是你让我很失败,是你让我很自卑。可我不能怨你,不能怪你。

  身在红尘,心在红尘。始终为情所困,为情所伤,为情伤神。心灵织就了一张无缝的网,别人走不进,我也走不出。

  岁月轮回的沧桑,让我疲惫,鲜血淋漓。终于怠于应付,渐渐远离了心中那个美梦,回到久违了的安静中。

  我厌倦了,疲惫了。厌倦了忧伤,厌倦了烟雨的清愁,厌倦了清灯孤影,也厌倦了文字,不想提笔再写你,写我。这段尘封的往事,在这个梅花飘落的夜晚里,却清晰可见,不由得落笔写下忧愁的文字。

  同样萧瑟的季节,同样的夜晚,已是人是物非。相同的时间里,你我分离。夜下的黄灯,孤单的影子。思念像一根浓密的藤条不断将我蔓延,游离的情愫,疼痛的心悸,在这个落莫的夜里。

  今夜,清弦坠满心事,梦中呢喃的呓语,在耳边响起。我该如何丈量这落满梅花的距离,再咏吟昔日的风情?

  倚窗静立,很想知道是什么不能让你爱我?夜色浓浓,花也无语。漫无目的的思绪,游游荡荡,零落一地。

  窗外,风吹来淡淡的味道,说不清这种感觉是不是我想要的,只是觉得,这一刻,我心如死水,没有涟漪。所有的往事,都是我遥不可及的梦。

  此刻,我已走出梦里,所有的热情早为你消失殆尽。留一丝清静给自己,任心中清清的河水洗水我的浮华,褪去烦燥。灵魂也清静。

  梦里绽放了千年的梅花,注定不为你我而开,三分红,七分羞色的梅,只能开在心海,燃在记忆中。思绪里所有的清愁,如这梅般绽放,美丽忧伤。

  窗外,树的叶子渐渐发黄,每年八月起,屋前这棵老白杨便剥落生命原始的绿,冬天露出光秃秃的枝头,风中独自傲立,好似我的无奈。曾经燃在心海深处的梅,在这萧瑟的秋风中凋零飘落,泪眼朦胧……

  记忆中,每年的八月该是南方桂花飘香的时节。我生长在北方,可惜的是,居住的地方也无桂花,看不到桂花飘香;很喜欢梅,也不曾看到梅开时,只能辗转在文字中获悉有关桂花和梅的消息,了解一二,深藏在记忆中。

  很想去看看桂花和梅,总是不得空。喜欢的东西往往只能残存在记忆中,凭空想象,让它燃在心海。就向此刻,我只能在梦境中去寻你走过的痕迹。

  喜欢在雨夜里,独自徜徉,把心事放逐。静静的雨夜,清晰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可以看到心海处绽放的梅。寂寞的时候,这种感觉不知不觉多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夏天过的太快了,当我满怀希望,憧憬未来时,夏天已经从生命中过去,你也悄悄的从我身边溜走,留下我孤独的身影。雨夜中,独自叹息,了然无趣。

  这样的夜晚,我独自惆怅,独自徘徊在雨夜中,静听窗外悠悠的雨声,这一刻,心无尘埃,离尘脱世。心中纠缠的情结,此刻也远离自己。

  常常告诉自己,淡然些,坦然些,生命中缺少的不只是你。而你的身影总是挥之不去。把你扔到黑暗中,从此不再见你,我做不到。

  这个季节,很想为自己点亮一盏心灯,让阳光温暖我疲惫的心灵。于是,固执的认为,从此后,你我形同陌路,这样可以淡然些。尘世中所有的纷争和情缘,都随梅而凋落,尘埃落定。泪流尽了,心也随风而去。尽管,面对你的影子,我始终不能做到坦然。

  你我相遇在八月,分离也在这八月桂花飘香时。而今,你已走远,我的寂寞,我的孤单,连同那曲哽咽的悲歌,一起抛弃在这个多愁的秋夜里,愁绪漫延……

  “梅花一弄断人肠,梅花二弄费思量,梅花三弄风波起,云烟深处水茫茫”风过,微微有些凉意,起身关紧窗户,让思绪不在找到你

  多少个夜晚,望着星空,流下忧伤的泪滴,也许是心中积攒了太多太多的忧郁,这样的夜晚,总会有梅开凋零,雪过无痕的忧伤。记忆中落叶飘落的声音,这个夜晚里清晰,似曾相似熟悉的感觉,在耳边轻轻的说:“谁将你遗忘,谁又能想起你?”你我的距离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

  今夜,喧嚣的红尘已然睡去,心海处绽放了千年的梅花凋零在这秋夜里,再也无人欣赏,无人为它忧伤。

  也罢,花非花,雾非雾。不如转身离去,霎时间,一股彻骨的冷穿过肌肤,透过心肺,心寒胆颤,终是薄衣难挡。

  入秋,有段时间,心里总想着要去看看桂花,冬天无论如何要去赏梅。想归想,做归做,时间一长,心也便淡然。犹如今夜这雨滴,悠悠溅落,不紧不慢,淡然,漠然。

  朦胧中你的身影依稀可见,轻声问你,今生谁是你最想念的人?你我是否还有尘缘?你半晌无语。这端,我轻声而笑,含笑间,已知晓你的答案,无须再问,你也无须再答。

  茫茫然,不觉想起天荒地老,海誓山盟这些词,想起汉乐府《上邪》的呼天为誓来,原来这些只是一个美丽的童话,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而今,谁是谁非,已然不重要。于是,明白了,世上没有永久也没有永远,更没有永远会为你守候的人。三石前,来生的想念不过是欺人的谎言。

  今后的人生,就这样淡然的了去,没有激情也没有浪漫,生命原本就如这张白纸,只是你我不小心涂上了粉色,让它有了一丝色彩。如今,花开花落,烟云散尽,你我尘缘了却,重归昨昔的淡淡流水,也许这样才是你我最好的归宿。

  窗外,风住,雨歇。关了灯,站在窗前,夜色依旧浓浓,一如千年,没有生机,冷清凄凉。风中老白杨婆娑起舞,叶子悠然而落。心海深处的梅如落叶般没有了生命,渐渐发黄枯萎。往事如这梅般绽放,又如这梅般凋零。

  秋意浓浓,秋风漫过思绪,往事已了结。梅开三弄,终是曲终人散,情逝梦远。那首老歌仍回响在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