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组六计划群 > 抒情散文 >

写人的散文欣赏

2018-08-19 16:37

  散文的价值在于抒情、记事、说理,太唯美反而有文无质,太注重内容故事反而有质无文,失去了文章的本质——教化世人、感染世人、影响世人。以下是写人的散文欣赏,欢迎阅读。

  有一种痛,不能触摸。有一种爱,不能忘怀。有一种情,刻骨铭心!思念是一种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情与情的交融。时光记录着难忘的父爱。任岁月在思念中流淌。爸爸,在我的心中,您永远和我在一起,从未远行。

  一年四季,无论在炎炎夏日还是在寒风刺骨的严冬,爸爸总是风雨无阻伴随着我,在身后给我强大的支持,给我无私的爱。您那满脸的慈祥在我的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待我长大自立,您却悄然离我而去,爸爸离去多年,我都无法接受失去至爱亲人的现实。每当听到或是想到跟爸爸有关的话题,我都会因有太多太多的痛与遗憾,却没有机会去弥补,而伤心欲绝。

  记得刚参加工作时,一位同事因朱自清《背影》中的情景而泪流满面。当时的我尚不能理解,为何作品中“爸爸”的四次“背影”就能使她泣不成声,哭得如此伤心?她说那“背影”让她想起了父亲生前的爱……如今的我完全读懂了那滔滔的泪水,那深深的痛!

  自出生那天起,我就患有先天性多种疾病。营养不良,骨瘦如柴;尤其是气管炎,严重程度比《药》中的华小栓还要重十分。特别是夏天,整个人只能坐在树根下,把头埋在蛐蜷的双腿中,两手抱住。如同在和呼吸伴奏而吹响的风琴,一时不停的喘息,一刻不止的咳喘。喘的全身力竭,咳的嗓子沙哑,脸颊同红绸缎一般。

  我还是胎儿时,母亲乱用药物,损伤了我的眼睛和肺。随着年纪的增长,我的眼神越来越差,体质越来越差。综合性疾病缠绕着我,多天持续高烧不退,温度在三十九度以上。气管、支气管有黄色浓痰。呼吸急促胸痛,持续咳喘,终于,晕死过去……

  医院有医无药。医生手足无措,毫无办法。父母双亲相互替换着用手托着我。当我嗓中轰轰作响时,爸爸便立即撬开我的嘴,象做人工呼吸那样,用嘴吸吮我嗓子里的浓痰。为我打开呼吸的通道。

  不知是爸爸的爱感动了上苍,还是爸爸的身份起了作用。医院领导利用爸爸老红军的身份和当地驻军237医院取得联系,调来了治疗我病情的药品。药品到位后,立即给肺部消炎,退了烧,接着就为烧坏的眼睛做手术。

  手术进行了两个小时,很成功。最后主治大夫微笑的点点头,将我的双眼缠上绷带。留下医嘱,要我静养一周。便让护士把我送到特护病房。

  我的“眼前”的世界一下子失去了光彩。“慕尼黑”取代了光明,只能在黑暗中摸索。虽然我是重患者,但我年少萌动的年龄和性格特征是“动”不是“静”。眼下情景等于给我上定了身法,我能受的了吗?怎么办呢?

  每次爸爸来看护我,都带着一本书。书上有会八九七十二变的齐天大圣。爸爸讲的绘声绘色:“孙悟空开始只是个石头猴子,什么本事也没有。后来苦心学艺,有了本事,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做了齐天大圣。”……要做有本事的人,就得象齐天大圣那样,懂得他的小九九。

  “什么是小九九?”我好奇的问。爸爸告诉我,书里就有齐天大圣的小九九。接着把“小九九”当儿歌来唱。爸爸豪放的嗓音,婉转的歌喉,深深的吸引着我。您将歌中的每个“音节”都牢牢的根植在我的脑海之中,要做有本事的人,让我对“小九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为我以后的数学学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讲了孙悟空,爸爸还讲《农夫与蛇》《卖火柴的小女孩》等。在小女孩点燃最后一根火柴时,您还问我:“如果蛇和小女孩这样的事出现在我们生活中,应对这样的事件我们当怎么办?”……

  爸爸说医院的墙很矮,从我们在这里就可以看到外边,外边是操场,操场那边是军营。解放军战士正在训练,有一个连……“天天踏着风雨路。急行军越山谷,个个都是下山虎。”父亲变着花样讲着军营中最可爱的人的故事,军人“虽然没有时髦的装束,青山也羡慕这翠绿的军服。”

  听到快乐处我会动情的高呼;有时我会沉思遐想,这个情节怎么就是以前听过的长征中的故事?故事生动,连串成章。军营的生活如同泡一杯奶茶,有如畅听激昂柔美的乐曲,手在琴弦上拨出一串串优美动听的音符,叙写着种种“痛”与“快”的经历,从中领悟着人生的真谛。我的心如痴如醉,盼望自己能快些病愈,快些长大,也能穿上绿军装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七天时光很快过去了,刀口愈合的很好。重见光明的我随即有两个让人惊讶不已的重大发现:爸爸所带的“故事书”不过是七分钱的算术本;医院后面是座光秃秃的山。

  上学读书了。那时小学的学业只有语文、数学、美术、音乐与体育几门课程。因“文化人”少,再加上人们对教育不重视,教师挣的“工分”不多,当“小孩王”没出息。所以很多人不愿意当老师。每个班级的所有学科均由班主任老师一人担任。身为校长的爸爸成了我的班主任,教学上爸爸对他的学生不断地鼓励着、陶冶着、磨砺着、启迪着。催人图强,为人解惑,教人做事与做人。爸爸说:“无论做什么事,培养兴趣、掌握方法最为重要,事半功倍的方法是通向成功的捷径。”从中我们学会追求、学会努力。

  爸爸所传之道并不拘限在知识的传授上,更注重人格的教育。悉心向我们讲授孟母三迁孟母近朱者赤道理,孔融让梨,尊老敬长的为人之道……在学习与生活中。一心一意为小鸟筑巣,促使小鸟茁壮成长,而自己胸怀篮天却无冤无悔的付出。

  读初中时,每天每天的傍晚,在那春色如画的乡间小路上,你都远远地如期站成一棵树,我同回家的喜鹊快乐的向你飞去,定格成每天好时刻;高中住校时,每个每个的周末,在那岁月如诗的乡镇公路上,你都会高高地按时站成一座山,我若归巢的小鸟欢快的向您奔去,定调成每周的好时光。不论刮风还是下雨,你都会带着家的温馨出现在校门口,让我感受到生活的美好。上大学了,爸爸在我面前的师者的高大形象让我成了一名师范生。您身上左一个包儿右一个包儿地背着,把我一直送到宿舍。读书期间您一次次送来都是我最爱吃的香喷喷的饭菜,时不时的送来一本名著,为的是能让我及时获取营养,安心学习。学好育人的本事,爸爸一心要把我打造成“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真正师者。爸爸的行为引来了多少同学羡慕的目光。

  走尽春夏秋冬,道不尽您对我的恩;演尽加减乘除,算不尽您对我的爱;吟尽诗词歌赋,颂不尽您待我的情。工作了,您的乌发悄添银丝,可您那无微不至的爱却依旧贯穿在我生活空间的每一个方位。

  父爱如山,山林的无私奉献和奉献所带来的伤痕,换来我的健康发展和成长。您,让我的生活充满阳光。如梭的岁月将件件事事深深地刻在我脑海里,织在我的心中,从未忘怀……爸爸,我这个小小鸟,在您的王国里,就是位幸福的王子!

  如今,我的世界突然没有了你,如同喜鹊没了鸟巢,鸟儿没了山林。我的阳光世界顿失色彩。爸爸,我好不习惯,好不知所措呀!

  想起刚成家时,我又忙于工作,回家少,对爸爸的关心更少。您提及自己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了,我没放在心上,我以为不会有事。后来您得病住院了,我以为是小病没事,也没放在心上。儿子心粗,并且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在我的心中爸爸永远是一棵树、一座山,永远是我心理上的依靠,精神上的寄托。爸爸那宽厚结实的背,挺拔的胸膛,铁打的爸爸永远是不会离开我的。遗憾的是,爸爸住院的三个多月,我却没有照顾您一天。每次去医院看您,您都强打精神,反来安慰我说您已经好了,可我却没有察觉到您已时日不多。至到您离开时,我也没守在您面前,见您最后一面。这一切都成了我终生的痛与无法弥补的遗憾。

  时间仿佛还停留在我最后一次见您的时刻。您说:“再别来看我了,教书育人,还是工作重要,要安心工作……等你做爸爸时,我去看孙子。”我又怎能想到,就是在我兴高采烈地迎来儿子的当天,您却离我而去。而我还傻傻地在盼望您的祝福。直到我的第30个生日,没有见到您的音讯,我才感到有什么不对。我的爸爸是从不会忘记我的生日的,难道真是“子欲养而亲不待”吗?我颤抖着双手不停地给爸爸打电话,却没有人接听,我的精神倒塌了,世界崩溃了……

  爸爸生我、养我、爱我、痛我。却没有得到我应有的回报。爸爸!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我是个好老师,却不是好儿子。由此,我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与自责之中。问上苍,你既然给了我这么好的爸爸,却为何不让爸爸陪伴我长长久久?为何爸爸走后从未在我梦中出现过?我时常在想,如果爸爸还活着,永永远远和我在一起,一家人共享天伦之乐,那该有多好啊!我渴望着奇迹的出现,可这是怎样的一种妄想?

  时间,带来了一切,又悄然地带走了一切。现在的我,虽己走出失去父爱的阴影。在平凡而简单的日常生活里,我却经常打量着跟爸爸有相似背影的人,甚至衣着相似的人,连同像您一样关爱我的人。都会让我想起您。我知道,您仍在我生活的点点滴滴里,和我如影相随,从未走远……

  在这八年多的时间里,在细雨纷纷的清明节,在烧纸送钱、送衣御寒的农历十月一号,扪心自问,我去过几次父亲的墓地?不知道那杂草是否恣意丛生,不知道那父亲的墓地是否被雨水冲洗,不知道坟墓边当年栽种的柏树、松树是否长得很高很高了,不知道父亲墓地通往老屋的小路是不是好走……

  父亲的坟址,是他生前自己选好的,就在老家屋后2000米左右的地方,那里埋着我的爷爷。延绵而上的小山脉的山额上,站在那儿,是可以看到自家屋子的,站在老屋后面,也可以看到爷爷坟旁那棵耸立的青松。父亲选那儿,是有他自己的道理,一是可以让父亲在他死后守在他父亲的跟前;二是常常能看到家,也有随时照看的意思;三是那儿坐南朝北,头枕青山,脚踏溪水,溪水的前面是连绵起伏几千米的龙腰带;四是据说祖先埋在那里,可以保佑后代人丁兴旺,长命百岁。按照风水来说,这虽然叫不上最好的宝地,也非最好的龙脉,但绝对是块好地,前有溪水,龙腰,后有翠峰山脉,前有财(活水),后有泉水。

  这不是我信什么迷信,只是一种愿望与心意,而且,最重要的还是缘于那个不怪也算很怪的传说。据父亲在世时说,我爷爷去世的时候,请了风水先生给爷爷看坟地,看了几个地方,风水先生都不满意,但当我的父亲领着风水先生来到爷爷现在安葬的那块地时,风水先生顿时觉得眼前一亮,他告诉父亲就是这个地方了。风水先生告诉父亲,他说你看这个地方坐南朝北,头枕青山,脚踏溪水,溪水的前面有连绵起伏几千米的龙腰带,前有财(活水),后有泉水,老人安葬在这里可以保佑后代人丁兴旺,长命百岁,而且从老人安葬那天算起,后代是要出优秀人物的。沿着这一美好的传说父亲在世时一再告诫我,说他去世后一定要把他安葬在爷爷的跟前。

  父亲一生极其不容易,在父亲四岁时我的奶奶就去世了,他从小就没有得到过母爱,我的奶奶去世后父亲先是在他舅舅家生活,可是在民国十八年,陕西遭遇天灾,据史料记载当时全省有200多万人活活饿死,200多万人流离失所,逃亡他乡,800多万人以树皮、草根、观音土苟延生命于奄奄一息、在旱灾发生的同时,又有风灾、雹灾、虫灾、瘟灾、水灾、火灾、兵匪之灾一起袭来。使全省92县尽成灾区。赤野千里,尸骨遍地。甚而人人相食,惨绝尘寰。父亲的舅舅一家在这场百年不遇的灾难中,也是全家饿死。父亲的舅舅家没有人后,父亲又到了姨家,等父亲11岁时,姨也去世了。姨去世之后,我的父亲不得不回到了自己的家,和我的爷爷相依为命。父亲告诉我那时他如果能穿上一双草鞋,都会是万分高兴地,因为他经常是没有鞋穿的。等父亲稍大一些,家里更穷了,我的爷爷由于长年辛苦劳作,饭吃不饱,有病看不起,在爷爷50岁的时候他老人家就去世了,父亲为了安葬爷爷,不得不向富人借钱借地,等安葬了我的爷爷,父亲不但是一贫如洗,而且是债台高筑。

  父亲一生养育了子女四个,其辛苦不言而喻,父亲对我这个小儿子给予更大的希望与爱。记得小时侯家里面很穷,父亲就靠在生产队干活养活着一家人。整日里早出晚归的操劳着,生活还是难免拮据。但作为他的孩子我是不曾受过苦的,衣食不缺,无忧无虑的度过了少年时光。荒唐的说农村长大的我居然不会干农活,父亲交给我的任务只是好好的学习。而他自己却干了所有的农活。父亲平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孩子们考上大学,将来有个好的前程。记得父亲经常告诫我 “儿呀!一辈子头朝黄土背朝天有出息吗?你爹我是过来人知道做庄稼人的苦呀!我那时想上学都上不了,现在条件好了,你一定要好好学习,为将来奔个好前程”。我也没有辜负父亲,在二十世纪的八十年代,终于考入了大学,开始了城里人的生活。

  父亲,我可爱可敬的父亲,儿子对不起你呀,儿子心里有愧。我大学毕业以后,总是以工作忙,孩子小为理由,难得有时间回家去看望你老人家。现在儿子多想再听你老人家和我说说闲话,说说家常呀,可是你已离儿远去,儿再也听不到你的唠叨,再也不能陪你睡上一晚了。父亲,儿子想你呀。父亲,我真的很想念你。在我写这篇文章之前,我就对自己说,不要哭,父亲不希望看到我哭,但写到最后我还是哭了。父亲,请原谅我的不坚强!

  父亲安葬后的第三天,我花了一天时间,在坟墓的顶上栽种了柏树,在坟墓的周围栽种了松树,忙完这些,又把墓地周围弄得光光亮亮干干净净,然后在墓地前面,把所有阻碍视线的树木杂草铲除,开辟出一片空地来,站在山坡头上,山下的老屋,全部尽收眼底。最后,又把那通往老屋的小路,修了个整整齐齐,那时真的在想:父亲,你可以常回家看看呀,我年迈的老妈,还需要你好好保佑她呀,我在外工作不在家,也许真的很少回来呀,只希望,我的父亲,您在这里,好好安息吧。

  现在呀,只要有空回到老家,虽然上坟的机会很少,但是我都要修整老屋通往父亲墓地的小路,修剪父亲墓地前面的树木杂草,一是想着父亲回家走路顺顺畅畅,二是想着父亲看家看得清楚!

  记忆中,家里一共有过两辆自行车。第一辆是苏联式,大梁弯下去的那种,刹闸靠脚往回蹬,在我们老家叫倒蹬闸。那车子模样浑圆,结实,座子是皮的,很厚,也很硬。

  我们兄妹三人,从小在姥姥家长大。母亲娘家人丁不算旺,姥爷本已是单传,到了母亲干脆就她一个人。父亲出身农村,弟兄四个,就干脆过来,做了母亲家的上门女婿。在我们老家,被叫作倒插门儿。

  上世纪60年代末,家里添了辆新自行车,永久牌的,还是托北京的大姨找关系买的。车子从邮局寄过来,得专门请人来安装。那是一个夜晚,一个个纸箱子被拆开,来的人一件一件精心组装着它。全家人都怀着激动的心情,在那里看着它诞生。虽然过去了很多年,到现在还记得它刚成型时的样子,黝黑锃亮,闪着不一般的光泽。

  父亲在县城一完小当老师,离家有一段距离。每到周末,父亲才骑车回家,住上一天,算是团聚。家里有什么事儿,父亲就骑着那辆永久牌去办。

  姥爷往下,虽然只守着母亲一个人,但他上一辈儿却有弟兄五个,都住在一个带后院的四合院里。在我的记忆里,满院子出来进去都是老人,还有几个小脚老太太,谁病了,都是父亲骑车带着去医院。

  父亲生在农村,上过私塾,后来考上大专,学了师范,踢足球进过市队,写诗登过报纸,还写得一手好毛笔字,也算得上多才多艺。

  奶奶的家在另一个县的乡下,离我们生活的县城有30多华里。兄妹三人里,只有我随了父亲的姓,所以每到过年,大都是我跟父亲回老家。

  那时,自行车后座上就会装得满满的,大米,白面,菜籽油,还有猪头和猪下水。面袋子垂在两旁,其他的在座位上摞起来,用绳子来回捆好几道,结结实实的。

  一切准备停当,我就坐到大梁上,跟着父亲,骑行好几个小时,回到老家。现在想想,那么漫长的归程,对父亲的车技是很好的历练。

  因为两个人都小,上不了后座,哥哥就先在大梁坐好,接着,父亲手持双把,蹲下身子,让我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再站起来,我就吊在他的身后。然后,他偏腿上车,我趁势站上后座,再顺着父亲的腰慢慢向下挪,出溜着坐好。下车的时候,完全是上车时的回放。

  有时候,我先不坐下,就那样站着,看看四周的光景。立在自行车上,自然就有了高度,风大的时候,难免有些紧张。

  有一次,我正站着,一阵风过来,将帽子吹落了。我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捂向头顶。父亲感觉到了,惊诧地喊了一声。我赶紧收回手,重新搂紧他。

  如果出门时再加上母亲,我就只能一直站在自行车上,有了前次的经历,我的手再也没敢离开过父亲的脖子。

  妹妹比我小5岁,有了她之后,一家人出行的难度就大大增加了,母亲要抱着她坐在后座上。现在想起来,父亲就像一个杂技演员,骑着一辆满载的自行车,行走在故乡的人流里。那时候,家乡的人还真是见多识广,我们一家人从街道上经过时,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好奇。

  记得有一次,父亲骑车带着全家,去看母亲的姑姑——她们全家因为成分不好下放到十六七华里外的乡村。我们就那样一路出城,打听着,找到了地方。

  等我们慢慢长大以后,全家人一辆车出行的情景,就再也没有了。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那辆永久牌自行车,也渐渐散落了骨架。

  我从来没有想过,那个年轻的父亲,骑在自行车上的时候,会有什么感受,兴奋?骄傲?还是幸福?而现在,即使想问,也永远不会有答案了。

  我知道,我的父亲肯定不是天下最好的父亲,但他的车技,或许是全世界最少见的。每一次,当我随着他的身子腾空时,都会有一种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