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组六计划群 > 抒情散文 >

作家眼里的文学世界 解读文学名家史铁生散文《我与地坛

2018-08-19 07:04

  散文《我与地坛》是史铁生用灵魂写成的。其观察的角度、细腻度、思考的深刻度远不是一般人所能达到的。作者在二十多岁时不幸患病致残,生理上心理上都受到很大的打击。在这种情况下,他对这个世界,对人的生命进行了深刻的思考。这篇文章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写成的。对一个残疾人来说,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而更艰难的还在心理上。在一般人来说很平常的事,在他们来说就可能是非常艰难困苦的事。他们能在某一方面比别人走得更远,要比常人付出更多的艰辛。而他们对生命的思考,对于一个健全人来说,也许一生都体会不到。因为这样的原因,《我与地坛》就显出了一种震撼心灵的独特魅力。细读此文,感觉语言恳切、朴素,情感真挚、感人,表现手法灵活、多样,特别是思考的深邃,更异于常人,其中不乏玄想。这些特点构成了作品的独特风格。

  文章第一部分先将地坛这个古园作了一番交待。必要的交待给以后的铺写奠定了基础。因为后面写到的母亲及许多其他人物,都与这个古园有着联系。第二部分写对母亲的怀念,以及母亲对他生活态度的影响。古园以它厚重沧桑的胸怀包容了作者,母亲以她仁慈博爱的胸怀包容了作者,于是作者找到了面对痛苦而继续生存下去的理由。第三部分则通过四季的比喻,抒写了作者对古园刻骨铭心的爱。自己对于这园子是如此的情感,那么其他人呢?第四部分就写了各种不同的人:有一对散步的老人,风雨无阻,从中年一直走到老年;一位天天练歌的业余歌手,从开始练歌到最后消失经过了很多年,最后他可能走向了成功,这种邂逅的情意铭刻在了作者的心中;还写到一位老者,以酒为乐,随意洒脱,游戏人生;一位捕鸟人,自在无为,耐心地等待他所期待的那种鸟;还有中年女工程师匆匆来去的脚步在不知觉中走过了似水流年;长跑者不屈而坚实的脚步,以及社会对他的不公,随着年龄渐长,对于机遇不公的概叹与平静。这各种各样的人,体现了不同的生存样式。虽然他们都按自己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走着自己的人生路,但不管得意也罢,平淡也罢,洒脱也罢,无为也罢,都逃不过如这对老者一样的由强健到衰老的规律。而第五部分则写了与一个漂亮的弱痴女孩的两次见面,让作者感受到了人世的无情。面对这种让人压抑的情景,作者只能无言。而他通过对这种无言的进一步思索,最后辩证地解释了幸运与不幸,得出了造成一切悲剧的结论是偶然。面对这种偶然,只有自己寻找救赎之路。而当理解到得到救赎所需的智慧与悟性仍是上天所赐予时,作者从悲观的情绪中找到乐观的理由。第六部分作者围绕三个问题进入了思考。要不要死?为什么活?为什么写作?他的结论是:不要死,不死可以得到别人承认,得到活着的理由。活着的原因,是因为人想法着,人都有活着的欲望。为何要写作呢?他的回答是,写作是为了活着。

  最后一部分是作者对生命思考的进一步提升,也是全篇总结性的结尾。人都是要走向死亡这个归宿的。人来世上一回,无知的孩子、老人、多情的情人都是作者的缩影,虽然不想分别,但终归是要分别的。只有达观地理解生命过程,才是一种真正的人生理念。大阳是夕阳同时也是旭日,当它落下时,另一方正是蓬勃的日出。个人的生命是那么短暂和渺小,与整个人类来比,算得了什么?如此思考,人生才可得到永恒。

  读《我与地坛》这篇散文,须沉下心来进入作者的角色,用心去体会作者的处境,在他那样的心理状态下,用心观照地坛这一古园的一墙、一垣、一草、一本,理解那些与作者接触过和从未接触过却留在作者记忆中的人物的精神状态,从而领悟他们给予作者的启示。这样读进去,才可得到相似于作者的感受。

  这篇散文从结构安排上来说,可给人很多启示。全文分七部分,大都可以各个独立,但实际上却相互紧密联系着。这样的散而不散,围绕一个主题却分而述之的方法,正是散文最常用的手法。一篇散文如何能写得长,可从此处有所借鉴。作者这种写出来再入进去,互相关联又各有中心的组织方法,看似在饱满情感的驱使下的信手所为,实际上是严密的理性思考,丰富的感情色彩以及娴熟的写作技巧综合运用的结果。

  总之这篇散文是作者的心血之作,值得人们用心一读。人们不仅可从中得到生命的启示,从事写作的人也能从中学到写作的技巧以及独特而敏锐的观察方法。倾注心血的作品往往会成为经典,经典的作品会有永恒的魅力。我们一般不会为现时一些虚假的所谓“经典之作”所误导,但我们一定会被真正的经典作品的魅力所吸引。心灵深处的低吟,必将唤出心灵深处同样悠远的回声。

  作者简介:李春彬,字瑞芝,号石农。一九六四年生于文水县南武涝村。自幼酷爱书法篆刻,勤学苦练,不惜晨昏,尔来四十有五年矣。书法遍临各家,诸体皆能,后将精力倾注在篆隶书上,宗秦法汉,上溯先秦。尤以石鼓文字为至爱。篆刻宗法秦汉印,后从流派印起,落脚到吴昌硕。在精研吴派的同时,参究赵之谦、邓石如、黄牧甫、王福厂等大师特点,摸索自己的路子。近年来,欲令自己艺术更上层楼,着力于古文字研究,倾情钟鼎甲骨,努力找寻中国文字美之源头,以为己用。画学清四僧,近人最喜陆俨少、吴昌硕。书画之余颇好文学,已有多篇诗词、散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现为山西省书法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文水县书法协会副主席,篆书委员会主任、县诗词学会副会长、则天书社副社长,汾水印社副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