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组六计划群 > 抒情散文 >

抒情散文回归高考 你怎么写?

2018-07-25 23:06

  随着我省2014年高考考试说明的公布,“抒情散文”这个词在师生间引起了不小的关注。以往只强调写议论文、记叙文、说明文等,而现在,抒情散文正式纳入高考作文文体,学生有点犯晕。抒情散文好写吗?写抒情散文能得高分吗?虽然学生烦恼不断,但老师们多表示,这是大势所趋,因为写抒情散文对学生拓展思维和激发创作都有不错的促进作用。

  抒情散文是以抒发主观情感为出发点,着力于准确表达感情色彩的语言运用的一种文体。它的特点是“形散而神不散”,也就是说,往往借助具象来写景状物,以抒发主观情感。

  记者了解到,我省历年来对抒情散文的写作一直比较重视,显著的例子是,近年来高考涌现出不少获高分的抒情散文。此次高考说明明确了抒情散文在高考文体中的“合法地位”,在不少老师眼里是大势所趋。“散文可以给学生提供更加宽广的思考空间和发挥余地,也能够更加切实有效地考核学生作文的综合能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冰心散文奖”得主邵顺文如此说。

  邵顺文表示,散文形式多样,因而反映在学生的写作上,显得“百花齐放”。“就散文本质而言,需要突出文章中心,这就要求学生在写作时,紧紧围绕主题,充分拓展思维,表现写作主旨。”

  邵顺文介绍,散文的语言有着跳跃性强、凝炼优美的特点,这就要求学生在写作中形成有个性的风格语言,并以此表现思想、经历、爱好、个性等。“每一篇优美的散文都有独特的表达,创造性让散文具有了与其他文本完全不同的面貌与特质。这种创造性,可以表现在中心构思上,也可以表现在结构规划上,还可以表现在语句调动上。”邵顺文表示,“散文写作难度很高,对学生的文学功底要求可不低。”

  抒情散文“回归”高考,学生反应如何?昨天下午,记者在邗江中学随机采访了数十位高三学生,其中,善于写作的学生多对此表示支持,也有学生表示,散文较难驾驭,不会轻易在正式考试中选择。

  高三(2)班一位女生表示,平时作文练习中就经常写散文。“散文都是平时练练笔,正式考试中一般不会写,怕得不了高分。”她表示,现在对散文有了明确规定,她会大胆尝试。

  同班的几位女生则在旁边嘀咕,散文比较难驾驭,写起来有难度。“但是我们班上好几个文学功底较好的同学,他们常在考试中写散文。”

  也有学生表现得“不明觉厉”。“作文增添散文了?我没听说过呀!”一位蒋姓同学显得有些惊讶,不过她迅速表示,即使有了新变化,考试中她仍然会选择写记叙文,“平时课上训练的大多是记叙文和议论文,虽然散文也不错,但我还是选择我比较擅长的吧。”

  文学博士、扬大附中高级教师王宏根明确表示,在作文中增添抒情散文是一种“回归”。“这对于学生今后的写作和情感表达都是很有益处的。”

  王宏根介绍,抒情散文对学生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在日常写作的训练中,不少学生会选择散文。“有相当大一部分学生散文写得很好,他们会把情感真实地体现在散文中,很真挚很感人。”王宏根认为,增添抒情散文,不仅是文体的回归,还是能力与情感的回归。“以前的教学方向,多是训练学生以写记叙文和议论文为主,现在要求强化散文写作,这对学生在写作中的情感表达有促进作用。”王宏根提到,抒情散文的介入,让学生们有了更多更宽的选择余地,他们可以更加灵活地进行文学创作,施展才华。

  王宏根表示,散文多用于表达作者的情感,而学生在高中阶段正处于情感多发、情感纯粹时期。“利用散文就可以很好地把情感表达出来,这样写出的文章明朗真挚,还容易让读者产生共鸣。”但是需要通过训练让学生不过度发表复杂情感,并磨炼含蓄、委婉的表达方式。这样一来,就可以锻炼学生写作的灵活性,让学生在日常琐碎的生活中,提炼平凡现象之中暗含的本质。今后的课堂,将着重这方面的锻炼与培养。

  对于今后的写作教学,王宏根认为应该加强开拓学生的思维和创新能力。因为散文与记叙文、议论文不同,它给予了写作者更多的思考方式和表达方式。抒情散文“回归”,能够让学生作文朝着更加人性、本真的方向发展。“散文的驾驭,与其他文体有着较大的区别。创新是散文的灵魂。无论是形式上,还是语言上,或者思想上的创新,对于散文来说,都很重要。” 记者 邵伟

  最后,要懂得散文写作的技术要领,在写作中,要求神散而形不散,所以神占七成,形占三成;虚实相生,实七,虚三;首尾七,中间三;材料七技法三;细节七,粗放三;个性七,共性三。

  犹记以前读川端康成的《雪国》,梦中都回荡着那和服女子的温润笑靥,便痴痴地到花市上买了株樱花来,也盼着一日如霞烟云可映着我家屋檐。

  谁想不几日,那花竟死了。老农听着我的叙述,微微地笑:“樱花怎么能那么养呢?它有自己的种法。”

  那一刻,我猛然间开悟,原来世间万事万物莫不如此,惟有适合自己才可开出一片繁华,否则生且不易,又何来的花团锦簇、万紫千红?

  想来又有多少人沉迷于仿效他人的热潮,丢了自我?塞辛格《麦田上的守望者》风靡一时,大街上戴鸭舌帽穿风衣的年轻人也多了起来;歌德为慰藉自己的书出版,一时自杀又成为一种时尚。当时尚的潮流席卷于世,当喧哗与骚动潮水般涌来,你是否有足够的勇气与自信,坚持自己,寻找一条适合自己的路?

  蝶翼翩翩,这群精灵懂得避开烛光,不做那扑火的飞蛾,而去尽情享受自己的幽暗。我们为人处世亦该如此。古人诗云:“深处种菱浅种稻,不深不浅种荷花。”这便深谙为人之道。何处种菱何处种稻与如何摆放我们的心灵原本是一个道理。大时代的喧哗与骚动原本与你无干,你只养一池心莲,自守一树清凉,便自得其所,岂不快哉?

  人生如雪中观鹤,有清净,亦有混杂。前者心思明亮,不掺一丝杂质,如弘一大师一句“华枝春满,天心月圆”,天地间便盈满了纯净。后者则有污浊有沼气。人活于世,不求随波逐流,便如一朵墨梅,可静静绽放于生命的绢帛。

  再想古代士子熬得十年寒窗,只求一举成名天下知,竟是痴了。生不用封万户侯,只求如徐霞客,遍览名山大川,一仆一驴,一笔一绢,任他世事烦扰,我自有天枕地床;更无需黄袍加身,便如蒲松龄“老于世情乃得巧,昧于世情则得拙”,他秉持一拙所自安的生命准则,在野狐鬼妖间荷有一颗天籁自鸣、童真满掬的心灵,给无数士子以“书中自有颜如玉”的想象。

  天籁自鸣,不择好音。为人处世,选择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即使荆棘满生,亦可步步生莲,脚下生风。“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这也痴了,且让那花睡去,明朝醒来,又可开得一片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