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组六计划群 > 抒情散文 >

描写开封的散文

2018-08-03 14:14

  开封,古称老丘、大梁、陈留、东京、汴京、汴梁等,简称汴,是河南省地级市、八朝古都、中国六大古都之一。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描写开封的散文,欢迎阅读。

  到时已是黄昏,站在深秋的街头,沁凉的寒意兜头罩来,有些瑟瑟。找了一处落脚点后就开始粗粗打量起了开封。

  各种造型的菊花粉妆起了整座开封城。盛装的开封经一个月的风霜,略现疲惫。满街的菊花,有些已显败萎,明丽中透着些微枯颓,如娇艳的美人渐至迟暮,少了由内在涵养而溢出的朝气蓬勃。

  开封是一座现代又古韵的城市。地处河南省中东部,是中原经济区的核心城市之一。也是首批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亦是清明上河图的原创地。因此,这是一座融合着时尚与厚重底蕴的城市。

  开封的夜是梦幻而温馨的。当暮色四合,仿古的街衢轮廓渐渐被霓虹的缤纷勾勒出来,在越来越浓重的夜色里突兀地横亘而出,那份朦胧又清晰似海市蜃楼。期间亭台楼阁,迤逦从容,使夜色下的开封显得古色古香美轮美奂。

  鼓楼的夜市却是热闹的。开封小笼灌汤包、桶子鸡、双羊肠等闻名小吃诱的人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摩肩接踵的人潮车流形成的喧闹声此起彼伏,相比城中其他景区的清冷,仿佛一个是人烟稠密的江南,另一个却是北方沉睡了的僻镇。一个是着了古装的现代潮女,另一个是深锁秀闺的寂寞佳人。

  如此,能让人迢迢而来的不仅仅是绝色傲人的菊花和小吃,更多的是这座城所孕育的千年风韵,尤其是北宋帝都“八荒争凑,万国咸通”的繁华和富饶,以及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城摞城、墙压墙的绝世奇观。

  “开封城,城摞城,地下埋着多座城”。当明周王府遗址下又现北宋皇宫时,谁都不知道站在开封的土地上,脚下荡起的尘埃是否也如遗址那样由下往上整齐的排列着开封史上的历朝历代?

  龙亭——一座象征开封王气的大殿。雄踞于青砖垒成的高13米基座上,恢弘威严地俯视着匍匐于脚下的水土臣民,并见证开封的荣辱变迁。

  从龙亭公园午门往南,是开封旧城的中轴线。现在繁华的中山路下正是北宋都城的御街。其间,分别叠压着明清两代的路面。这种“路摞路”的景观意味着,虽历经洪水、战乱、政权更迭,以宋都御街也就是现在的中山路为中轴线,开封的市中心从未变过!而且在开封地下3-12米处,自下而上叠罗汉似的摞着6座城池―――除魏大梁城位于今开封城略偏西北外,唐汴州城、北宋东京城、金汴京城、明开封城和清开封城的城墙、中轴线几乎都无变化,从而形成开封独有的“城摞城”、“墙摞墙”、“路摞路”、“门摞门”、“马道摞马”的绝景。

  当四季的风撩开了岁月的迷烟,已有4100余年的开封渐渐从历史的封尘中走出:从夏始,经战国的魏,再到五代的后梁、后晋、后汉、后周,北宋以及金均定都于此,因素称“八朝古都”。

  “八朝古都”——开封,这一断续绵延的都城,不仅沧桑,而且悲壮。和其他都城一样在每次政权交替的战争中都要经受更为残酷的刀光血影,尤其悲壮的则是,飘忽失控的黄河一次次用洪水和淤泥生吞活埋着自己的子民!

  繁华的城市和生灵随着洪水瞬间消失无痕。洪水过后,劫后余生的人们就在淤泥覆盖的原址上重建家园。一层又一层,不变的是原址,改变的是城池和生生不息居住在这里的人民!

  人民是伟大的,开封是不朽的。这样的奇观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是绝无仅有的,纵使闻名于世被火山灰湮灭的庞贝古城和被风沙吞没的楼兰古城也没有这样的顽强和倔强。

  坚固雄伟的城墙啊,任修的怎么固若金汤,却无力抵御黄河任性的咆哮,滔滔的急流经年累月地洗涮着黄土高原的皮肤衣衫。草绿雪白妖娆了黄土高原的四季风光,落叶飘零丰腴了开封河淤的土地。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一年年淤泥的沉积,不仅造就了开封独一无二的“地上悬河”,也使得开封在洪水战乱中一次次浴火重生,直至北宋,其发展达到了历史的顶峰。

  夜风习习,弦乐遥杳。水岸楼阁,烟柳画桥。置身于清明上河园中,仿佛步入了玉带珠帘、风情万种的水乡江南。

  《清明上河图》中的繁华就这样隔着时光的河流浅浅地徘徊,开封清明时节的市井生活在张择端的笔下定格成一幅神态各异、逼真多姿的画卷。画家笔下的每个人物,包括最细微的水波,从落笔的那刻起,其神态就仿若琥珀一样被生动地保留下来。

  如果说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对当时帝都汴京细腻的描摹,如雾里看花尚不能勾勒身临其境的切身之感,那么“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的诗句让人有了更形象的想像空间。虽说,这是柳永《望海潮》里写杭州的句子,但林升的“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为开封——古汴京的繁盛做了很好的注解。

  而宋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里如词般的实描又再次佐证了《清明上河图》中当时开封的奢华:“灯宵月夕,雪际花时,乞巧登高,教池游苑。举目则青楼画阁,绣户珠帘。雕车竞驻于天街,宝马争驰于御路,金翠耀目,罗绮飘香。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八荒争凑,万国咸通。集四海之珍奇,皆归市易;会寰区之异味,悉在庖厨。花光满路,何限春游;箫鼓喧空,几家夜宴。伎巧则惊人耳目,侈奢则长人精神。瞻天表则元夕教池,拜郊孟享。频观公主下降,皇子纳妃。”

  “汴京富丽天下无”。北宋把开封推向了极致,以自己的开放和包容亲手把开封铸成为当时世界第一大城市。

  而开封又以自己深厚的底蕴为北宋的雅士俊才提供了一个充分发挥才智的平台,使得在一百六十多年的时间里,在中国文明史的长河里,在各个领域中彪炳史册了诸多熠熠星光。

  绘画:苏轼、李公麟、张择端、米芾、米友仁、赵佶(宋徽宗)等人,北宋的山水画最能代表中国画最高的艺术水平。

  科技:火药、指南针、活字印刷术。沈括的《梦溪笔谈》被称为中国古代的百科全书、“中国科学史上的里程碑”等等。

  千年之后,在当时上河园的旧址之上,用现代的文明和高科技正演绎再现着北宋时开封的歌舞升平和烽火硝烟。

  徐徐的音乐声中,响起南唐后主“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哀凄的绝唱,北宋王朝在征战杀伐中破茧而出。世事轮回,万头攒动的盛世欢歌“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余音尚存,开封便已兵临城下,“靖康耻,犹未雪……踏破贺兰山缺”的壮烈再次奏响。

  曲终人散,尘埃落定。一轮明月渐渐升起,面对着天际的玉盘皓月,张若虚发出了:“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的长问。而人生代代,江月年年。年年的月华里,唯盼人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