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组六计划群 > 抒情散文 >

江西散文名家专辑|彭春兰:《感动

2018-09-12 15:47

  一砖一瓦间藏着精工巧劲,一唱一和间藏着质朴纯真。人杰地灵的江西,随处都闪耀着人文的光芒。9月1日起,江西日报微信《夜读》栏目联合江西省散文学会推出

  20年前,一场洪水肆虐大半个中国。江西九江是全国抗洪形势最严峻、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紧急关头,人民子弟兵奔赴抗洪一线,与洪水搏斗,用他们的身躯与意志,筑起了一道道钢筋铁墙。

  今天要与您分享的第一篇作品是——江西日报社原总编辑、江西省散文学会会长彭春兰当年在抗洪一线创作的《感动》。请跟随她的笔触、她的声音,去领会散文作品的深远立意,字字珠玑,自有天地。

  每一天,心都在情感的激流中浸润。总有一泓泪泉,从心中涌出,无声地,却滚烫,湿了一双眼,湿了一颗心。

  撞击心的,是华夏大地咆哮的洪水;震撼心的,是长江之滨抗洪的战歌。一次次的感动,在心灵中交织,在天地间交响,深沉而又恒久地烙在1998,这夏秋之际惊心动魄的日日夜夜。

  惊涛裂岸,危难当头,疾步如飞的将士神兵天降,踏上长堤,跃入大江,男儿豪情,血肉之躯,筑起一道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沙袋在肩头扛起灾难,石块在手中传递信心,冲锋舟在水间挽回生命,红五星在夜空照亮希望。铁流滚滚,军旗猎猎,千里长堤展开殊死决战,恰似百万雄师过大江。

  硝烟散尽的和平年代,人们徜徉于鲜花与高楼之间,似乎早已把战争和军人淡忘。假如,不是大水压境,就要吞噬城市和村庄;假如,不是水患肆虐,就要涂炭田园和生灵,人们怎会发出如此真切的惊叹:没有子弟兵,我们将要遭受什么样的灾难?

  泪水呵,一次次模糊人们的双眼,擦去泪水,人们一回回发现崭新的视线。沾满泥浆的迷彩服原来这样潇洒,晒得黝黑的小战士原来这样可爱,誓死保大堤的怒吼原来这样悲壮,舍身救乡亲的真情原来这样浓烈。

  风雨呵,一次次冲刷尘封的岁月,搏击风雨,人们一缕缕唤醒沉睡的记忆。指挥若定的将军多像当年的红军二万五,勇堵决口的士兵多像董存瑞黄继光,风餐露宿的铁军回荡着上甘岭“我的祖国”的歌声,死守硬拼的鏖战澎湃起英雄“向我开炮”的豪气。

  “军人”,从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称谓。国与家的陶冶,情与爱的锻造,生与死的洗礼,血与火的锤炼,铺展出军魂统领下多彩的个性世界。军人的胸怀比大海更宽广,军人的气质比劲松更挺拔,军人的理想比高山更魁伟,军人的情感比云霞更绚烂。理解军人,就向理解人生走近了一步;热爱军人,就向热爱生活迈上了一阶。

  于是,才有了战火纷飞时刑场上的爱情,更有了波涛汹涌中堤坝上的婚礼。当人民利益高于一切早把生死置之度外时,美好心灵崇高境界自会赢得人间至爱。“真的好想你……”唱出了成千上万军嫂的骄傲与荣光,更唱出了亿万人民对子弟兵的崇敬与赞美。

  于是,才又见红军时期浩浩拥军潮,才又见战争年代巍巍沂蒙情。大堤上下,驻地内外,清凉的茶水甜透了军人的心,醇香的乳汁沸腾了军人的血,厚实的垫肩暖遍了军人的胸膛,芬芳的花束映红了军人的脸庞。人民和子弟兵,心相连,情相牵,还像七十年前诞生在英雄城的那一天。洪水考验了军人的意志,更铸就了新时期军民团结的丰碑。

  秋风渐凉,我们的军人仍奋战在涛涛洪水之中,用他们坚韧的生命张力,用他们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把死的威胁留给自己,把生的希望奉献人民;以决斗困苦磨炼自己,以胜利凯歌回报人民。

  这是人与自然灾害的较量,这是人类崇高精神的召唤。军人的豪情壮举震撼着人们的心灵,军民风雨同舟捧出的是泱泱中国魂。我们万众一心,幸福和富裕就与我们同在,即使今天失去了家园,明天会营造一片更美丽富饶的绿洲。

  那时,洪水早已退去喧嚣的身影,大地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人们又徜徉于鲜花与高楼之间,虽然远离战争,却不再淡忘军人。

  彭春兰,江西日报社原总编辑、江西省散文学会会长,2001年评为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出版散文作品集《走过千年》《女人的眼睛看世界》。主编出版《江西散文十年佳作选(1997-2007)》《散文江西一一江西省散文学会成立十周年会员作品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