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组六计划群 > 抒情散文 >

大家发点感人的文章(感动的流泪) 看看谁的最伤感最动人

2018-08-30 18:14

  特别是重要的日子..如女孩的生日时他会祝她生日快乐并附带礼物..情人节时也不忘祝她幸福..和鲜花圣诞节更是不用说..就连女孩考大学都会收到他鼓励的卡片

  所以虽然女孩已经很久没见过男孩了但是还都能感受男孩的关怀..只是女孩发现男孩寄给她的信几乎都是没有寄信住址的~要不然就是转寄的~真是怪了?

  不但生日有礼物还会邀女孩一起出去玩.更甚的只要是男孩的朋友而她是女生的话还会主动邀女孩去逛街.聊天.讲电话嘘寒问暖等等..

  那段日子.她觉得好快乐好幸福..直到..女孩有一天发现男孩很久没有寄信给他了..她觉得奇怪..但想说算了可能最近男孩比较忙吧?

  两年了男孩总是会写信给女孩..特别是在特别的日子里总有男孩从远方捎来暖暖的祝福..陪他继续走下去..虽然女孩没办法回信..

  但是这已经是女孩生活的一部份如今突然间消失了女孩突然发现好像少了一个依靠..女孩开始四处打听男孩的下落..

  在一个阳光明媚、让人有一份好得不得了的心情的周末,女孩只留了一张字条给父母,坐上汽车奔向邻近县城玩,但是没有人知道女孩正在走向一场灾难.

  女孩在县城玩了一天,拖着沉沉的脚步找到了一间带淋浴间的小旅馆.一走进房间,女孩迫不及待地走进浴室,想洗去一身的疲惫.当女孩正准备洗澡的时候,脚下一阵晃动,她急忙扶住一根铁管,心想是错觉?但跟随第二次晃动的,还有急促和沉闷的断裂声,女孩开始颤栗,她知道可怕的地震来了.随着第三、第四次更加猛烈的震动,无边的黑暗和无边的恐惧把女孩紧紧地包裹起来.女孩像一只受伤的野兽,拼命放声号叫,拼命拍打、撕咬浴室的门板.

  女孩匆匆摘下它,在黑暗中摸索着按下键,看到了绿色的光芒:“张先生请你七点钟到老地方见面.”读着这句话,女孩的泪水又一次涌出来,滑过嘴角,咸涩涩的.

  不知过了多久,女孩睡着了,又不知过了多久,呼机再一次在女孩的手中颤动了:“张先生问你在哪里,请速回电话.”女孩再一次流下眼泪:我想告诉你我在哪里,但是我办不到啊.

  呼机第四次震动:“我听到广播,知道你那里发生了什么,相信你此时正拿着呼机读我的话,我们很快会见面的.”似乎有一缕曙光在女孩的眼前闪过.女孩期待呼机第五次震动,此时呼机成了她唯一的寄托.

  第五次震动终于来了:“我去找你,车不通,想尽各种办法,还是无功而返.我相信你不会有事的,你是一个聪明又好运的女孩,我期待你的归来!” .

  第六次、第七次... ... ...女孩在男孩一次又一次的传呼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恐惧与绝望的时刻,不知不觉已经两夜了,死亡的阴影越来越紧地裹住女孩的全身,她仿佛看到自己体内的鲜血和肌肉正被一条黑色的巨蛇一口一口贪婪地吞噬.

  女孩觉得自己快不行了,连哭泣的力量都没有了,她的思想开始混乱,感觉自己在往下沉 ... ...

  就在沉到底的时候,呼机第三十八次,也许第四十八次、第五十八次震动起来,那震动像磁铁一样,牢牢地吸住了女孩体内残余的所有能量.“我们什么时候结婚?举行哪些仪式?从现在开始我们分别设想一下,日后评出最佳方案.”

  结婚,婚礼,实在太诱人了,女孩陷入了遐想之中:海底婚礼?像鱼一样自由自在穿梭在海洋世界...跳伞婚礼?与白云并肩飞在空中.

  第六十次,第六十一次.男孩一次又一次向女孩传呼,一次又一次给女孩注入生命的活力,一次又一次把女孩从死亡的道口拉回.

  漫长的四个昼夜之后,女孩获救了.当她看到男孩惨白的脸、布满血丝的眼睛,一下子明白了世间最为珍贵的就是 --- 爱

  女孩在担架上轻轻拉住男孩的手,柔柔地说:“我是你今生的新娘.”我来回答:剩余:2000字提交上一页:空间几何表面积和体积下一页:这题如何分析如何做,谢谢

  相关作业指尖接住那些珍珠串似的泪珠,连他也不知道为何,在身体渐渐冰冷的同时,心底却是如此温暖,从手心传到心脏的阵阵暖意,搅得他难喻的心疼,却又感到丝丝幸福.她不该哭的……他已经闯出重围了不是吗?他还要护住督城,连同她和这半壁江山,一起护卫……在那雄兵重围下,那种极欲脱险的心情,正如同其他士兵想要回家一般的强烈.明知林府

  茫茫人海,君之身影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可不是吗,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你我他才相遇又分别,真叫人愁上心头,难舒眉头.离愁最苦,这份温柔的感伤,或者是惆怅的浪漫,确实令人纠结.“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直至此时我才深深感知说这话人的苦痛与无奈,不是不求,实在是此生何求呀.是啊,相聚总是短暂

  一切、明了 也许吧,珂雅觉得自己动不动 就像想,吐得天昏地暗,头晕脑胀.于是,珂雅带着男朋友俊哲去了医院.“恭喜你,你要做妈妈了.”医生扶着眼睛看着B超里的‘小球球’.“真的吗?!”珂雅先是一惊,然后欣喜若狂,紧握着俊哲的手.“珂雅,这些天你就在家里歇着吧,别去学校了.”俊哲表现的毫不在意,仿佛怀孕的不

  母爱这个亘古不变的话题,永远也诠释不完.它就像音乐的旋律,时而振奋人心,催人进取,时面恬静安逸,创造新的自我. ——题记 早已不知道母亲的髻角有多少根白发,已不知道母亲的眼角有多少鱼尾纹,已不知道母亲为我操了多少心,洒了多少汗水.但我只知道母亲把心给了我. 过去的我对母亲的爱总是显得不屑一顾,在母亲面前总是显得很浮躁,

  他是一个医务工作者,用一只母白鼠做肿瘤实验,他给那只白鼠移植了癌细胞,过了几天,肿瘤在关在笼子里的白鼠的身上越长越大,可他惊讶地发现一个异常的景象,那只白鼠焦躁不安,随后痛苦地用嘴撕咬身上的肿瘤,并将咬下来的一块块肿瘤吞噬下去,伤口上血迹斑斑,几乎露骨.又过了两天,他又发现那只白鼠产下了一窝晶莹透亮的小白鼠,那只母白鼠

  曾经深爱你的爸爸 志刚午夜十分,姗从昏迷中醒来,浑身却一点力气也没有,脑子里空白一片,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仿佛一个世纪般长久,重症病房的呼吸机还在帮助她呼吸,她努力想坐起来,腿脚却很不听使唤.趴在她床边的男人都被异样的声音惊醒,抬起了他的头,喷涌出泪水,撕心地大喊:“大夫,大夫,她醒了,她醒了…”姗睁大了

  我们都不是神的孩子 作者简介 :林丽渊,2007年高考广西文科状元,毕业于广西钦州市浦北中学.高考总成绩672分.现就读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其实她是一个活泼开朗得“近乎无可救药”的女孩,喜欢背着包呼啦啦的“横扫血拼”大街小巷的各类店铺和疯玩种种不可思议的事.但为了实现她早已有之的大学梦想,高三时她全心全意做一个“无

  我在这里给你推荐三篇,有两篇没有题目,但都非常感人,你看看吧,我相信可以感动你的~第一篇:爱无题毕业时,女孩子对男孩子说:我要去北京,北京的中关村有中国硅谷之称,那里机遇多,以后容易发达.男孩子说:那我就回四川老家,那里是天府之国,美女多,以后你发达了不要我,我容易再找.女孩子的小拳头在男孩子厚实的

  伤亡报告:已有22069人死亡;168669人受伤 “这一刻,我们都是汶川人!”互联网上打出这样的滚烫留言. 救同学断臂的白乐潇 敬礼娃娃郎铮 可乐男孩薛枭 英勇救出两个同学的小英雄---林浩 小英雄陈浩舍身救人 勇敢智慧少年英雄雷楚年 董玉培不顾自己的安危救同学 藏族学生邹雯,舍己救人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马健坚持4个小

  都是亲情的,这三篇我看了之后哭了好久.推荐一下. 假如没有你 引子 假如没有你……从小到大,我曾经无数次在我飞驰的思绪中做这样的假设.小时候你给了我那么多快乐和幸福,那时做这样的假设,我小小的心会痛,会落入似乎真的会没有了你的巨大惶恐中,从臆想回到现实时会很庆幸地想:幸好有了你.后来你又给了我那么

  谁说鳄鱼不流泪他们说我是不哭的,眼泪也是虚假的.我是南美茂密丛林中这片流域的霸主,一条足够强大的鳄鱼,我为什么要哭呢? 我经常在暗夜里醒来,从同一个梦魇中醒来.在梦里,我是孱弱的,双眼乏力无神,四肢不能活动自如.我刚出生不久,跟着母亲慢慢游走在湿地的边缘.是一个早晨,我清楚地记得,溪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又凉又软地

  我是男人,看过几篇后特感动!绝对自己的意见,没有抄袭《和空姐同居的日子》 相当有代表性,说实话男性看到这个题目就会想入非非,我也是如此才看的,但是内容相当纯洁,非常感人,我原来对这种小说不感兴趣,是看了这书才对该类书有了好感的.好像是前年吧,引起网上的一片轰动,强烈推荐!《丫头,你就是我的新娘》这书是我前两天在网上无意

  好感人的文章 加分吧!兄弟兄弟与弟兄的另一种诠释 文/艾 妃 他出生的那年,计划生育抓得正严,村里有生二胎的人家,不是要躲到外地就是被罚款.只有他,是光明正大生下来的老二,并非家中有权有势,而是因为他的哥哥,先天性脑疾,俗话说,就是弱智. 母亲挥着手里一根小竹竿,对哥哥说,永远不许碰弟弟,记住没?因为担心他会伤害弟弟,

  守望可可西里 月落无声 从青藏回来快一个月了,每当回忆起在昆仑山口瞻仰索南达杰纪念碑的那一幕,总是心潮澎湃,思绪万千.多年前定格在记忆里的那束目光——索南达杰遥望远方深沉而忧郁的目光,曾经带给我强烈的悲壮与苍凉感,如今又再次弥漫在心头. 四驱动的得力卡在司机杨师傅的驾驭下以不到12公里的时速迎着狂风暴雪越过昆仑桥后艰难

  故事一: 18世纪英国的一位有钱的绅士,一天深夜他走在回家的路上,被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小男孩儿拦住了.“先生,请您买一包火柴吧”,小男孩儿说道.“我不买”.绅士回答说.说着绅士躲开男孩儿继续走,“先生,请您买一包吧,我今天还什么东西也没有吃呢”小男孩儿追上来说.绅士看到躲不开男孩儿,便说:“可是我没有零钱呀”,“先

  这篇文章叫《我的疯娘》 的却很感人,是我同学说的,她说是唯一使她感动的文章,我也觉得.23年前,有个年轻的女子流落到我们村,蓬头垢面,见人就傻笑,且毫不避讳地当众小便.因此,村里的媳妇们常对着那女子吐口水,有的媳妇还上前踹几脚,叫她“滚远些”.可她就是不走,依然傻笑着在村里转悠.那时,我父亲已有35岁.他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