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组六计划群 > 爱情散文 >

徐志摩当初爱的并不是真正的我

2018-09-12 15:45

  最近,《见字如面》的复播又在文艺圈掀起了一股热潮。名家大户的信笺,往往是普通民众能够揣摩他们生平轶事的有力佐证。第一季中出现的徐志摩与林徽因,种种机缘巧合使他们的故事至今为人所乐道。

  徐志摩的爱情也是他创作文学作品的营养,他在24岁时才开始写诗,用他自己的话说,“只要是诗,不论新、旧,那之前与我是完全没有相干的。”在英国伦敦遇见林徽因及深入的了解后,徐志摩爱上了这个才华横溢的女子。他对于自己的爱是没有隐藏的,而之后等来的却是林长民替女儿回的拒绝信,“足下用情之深令人感悚,徽亦惶恐不知何以为答。”

  在林徽因随父亲回国后,独自留在剑桥大学的徐志摩带着“分离”与“康桥”相遇了,这就像是打开他诗歌创作的两把钥匙,充沛的情感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对林徽因的爱使他的感情变得忧郁但使他的感知变得极其敏锐;剑桥充满自然风情的生活,又使他的这一特质深化。

  回国的同时,徐志摩创办大量期刊,并接二连三地在《现代评论》、《晨报副刊》上发表散文诗作。这一时期他的散文大都抒发亲近自然之感,倡导解放个性,追求自我。

  “你的心会看着澄蓝的天空静定,你的思想和着山壑间的水声,山罅里的泉响,有时一澄到底的清澈,有时激起成章的波动,流,流,流入凉爽的橄榄林中,流入妩媚的阿诺河去......”

  不仅是从文章上,对于生活,接受过西方资本主义教育的徐志摩也开始追求婚姻自由,而出国前由父母一手包办的婚姻,显然使他与另一半没有相知相交的感情基础,他带着对于爱情的追求,毅然决然地与张幼仪离婚,还发表了离婚通告,这在当时是一桩大新闻。离婚通告中说,他的离婚是“逃灵魂的命”,灵魂一旦觉醒,就不愿再受到外在力量的束缚。

  与陆小曼的相遇显然是徐志摩对于爱情自由的一种具体化,他相信陆小曼与他是“心有灵犀”的。李欧梵曾在他的著作中写道:“徐志摩把陆小曼看作是爱的化身。他是在追求爱与美的幻影,就像他在追求一个真实的人一样。他爱上了这爱本身。”

  多年来,大众熟知的徐志摩身上似乎只带有两个显著“符号”,一是诗作,二是艳闻。单单谈其文学成就及艺术导向,诗作与散文是密不可分的,我们就其散文《翡冷翠山居闲话》,窥视作者一二内心。

  作为一篇记游性散文,《翡冷翠山居闲话》用来描写景色的笔墨很少,其中“近谷内不生烟,远山上不起霭”,几笔写意似的描摹,就大大地勾勒出美景的怡人,而作者自己在山林中“恣尝鲜味”,岂不美哉。“你不妨摇曳着一头的蓬草,不妨纵容你满腮的苔藓”,在大自然中完全不在意体态,尽情显露自己的本来样子,让脉动随着自然的音律融合在一起。全篇都是围绕着感受来写,以达到自我的实现。在大时代背景下,将性情寄托于山水之间,这包含着对现实的不满,但同时也引导着人们欣赏自然美。

  徐志摩散文的风格与众不同,不是鲁迅的尖锐犀利,冰心的细腻委婉,朱自清的真挚清新,而是丽词艳语交织其间,带有富丽堂皇之感,是一种飘逸华丽的风格。他所倡导的文学主旨与五四新文学运动一样,都是解放个性。而在当时大家并出的年代,徐志摩的散文作为“美文”是一株奇花异朵的存在,正如鲁迅所说:“为艺术的艺术,在其发生时,还是对现成社会成规的革命。”